我走向雨雾中

乌云是起飞又落下的时辰。
鸟儿四散。
蓝色的斜线,
抽打着幽暗的树林,
仿佛在抽打一千支手杖,
抽打一千颗老人的心。
---心呵,何处是家,
何处是你的屋顶?

草叶,在啜泣中沉醉,
雏菊,模仿着苏醒。
风对雨说:
你本是水,要归于水。
于是雨收敛最初的锋芒,
汇成溪流,注入河中。

冰上无声的闪电,
使沉沉的两岸隆隆退去,
又骤然合拢。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