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走向雨雾中

乌云是起飞又落下的时辰。 鸟儿四散。 蓝色的斜线, 抽打着幽暗的树林, 仿佛在抽打一千支手杖, 抽打一千颗老人的心。 —心呵,何处是家, 何处是你的屋顶? …